Thursday, 5 May 2016

无常的雨

这一阵无名的风,打在身上,吹乱了衣裳
女人走在街上,想起那件事情多么可笑
今天本该是个好日子,节日的气息还没散
路的尽头,一棵树倒在地上

停在道路的中央,前进不得,又无法逃走
男人坐在车里,想起这件事情确实可笑
今天本该是个好日子,还剩下三件包裹
教堂门口,一个人倒在地上

这几个大笑的人,坐在旁边,谈起了猫狗
孩子坐在窗前,想起那件事情实在可笑
今天本该是个好日子,爸爸妈妈暂时和好
街的路口,一辆车倒在地上

乌云遮挡住花朵,老人看着,进了永无乡
树看在眼里,想起这件事情还算好笑
今天本该是个好日子,人们都还很善良
游乐场前,一个孩子倒在地上

“你知道吗?生活就像是这样”
“什么”,我问
“说不准什么时候,雨就下起来了”。她笑

Sunday, 27 December 2015

在一个无关紧要的下午发生的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她走进这家咖啡店坐在靠窗的一张椅子上,显然她不是因为喜欢靠窗的位置而只是随便挑选的。身上穿着一件深色薄羊毛衫和一条深色牛仔裤,很普通。事实上她从上到下看起来都很普通:短发,较胖,长得也毫无特色。总之就是如果不是朋友或亲属关系就根本不会让人记住的那种。这种人满大街都是,每天过着平凡重复的日子,没有可能靠着色相之类或明或暗的手段去改变自己的人生。
她点了一杯咖啡,应该是拿铁或者卡布奇诺,也有可能是摩卡什么的。过了会她等来了一个朋友,应该是同事,看打扮应该她俩属于是同一阶层,每天朝九晚五拿着刚刚够生活的薪水,偶尔几天能出去吃顿好的。他们应该是在谈工作上的事情,从她们脸上的表情来看她们对自己的工作并不满意,这些人在城市里到处都是,他们活得不开心,工作也不顺利。爱情,估计也就那样吧,能在这里生存下来就不错了。
她左手肘支在圆形的非实木咖啡桌上,手掌托着脖子听着对面的人说话。但实际上她没注意朋友说的什么,她的视线不时越过她同事灰绿色衬衫的左肩膀,瞄一下她左前方的那个男人。她感到小一阵眩晕,变得有点不自在起来,也许是这店里还在开暖气吧,但是现在都已经 4 月份都快夏天了,她看看周围,好些人都穿起了短袖。她觉得身上有点痒,支撑着头部的左手垂了下来放桌上一会儿把右手撑起来,桌面相对皮肤冰凉的温度让她缓和了一些。
她偷偷观察那个男人,他穿着一身黑色的正装,没有系领带,他应该是一个不喜欢受束缚的人。他长得很好看,但还没到非常好看的地步,头发剪得很短梳很整齐 ,应该是一个很讲究仪表会打理自己的人。她想,除去他整体的打扮他其实长得也一般,虽然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但也还不错。这么想着,她拿起咖啡喝了一小口,眼睛遮挡在咖啡杯后面又偷偷看了他一眼。她赶紧低下头眼睛注视着桌子。是的,他在看着她。想到这里她嘴角稍微上扬了几度,下巴稍稍抬高了一点,她想起那些电视演的那些女主角被别人注视时把耳梢附近的头发拨到耳后然后脸红的镜头,不过她是短发,手举到一半突然觉得很尴尬,怕被他发现于是赶紧顺手再拿起咖啡赶紧喝了一大口,还好咖啡已经不是很烫了。她低下头把目光望向窗外,一个身材高挑的白衣女人站在街上,左顾右盼,应该是在找什么人但是又不认识这儿的路。大街上人来人往,路过的人都朝那个女人身上瞟几眼。
她想像自己如果长得跟那女子一样美丽那应该是什么样子,她的人生可能完全不是现在这样,她会像那个窗外的女人一样,穿着干净的名牌时尚服饰,被众人侧目窥视。她轻叹一声,想着自己被众人观赏是什么感觉。
回过头,她对上了他的目光,顿时又觉得浑身发软心情舒畅起来。她看到他直直的看着她。他的手抬了起来,手指很修长。她甚至感到他准备起身,脑中便乱作一团开始胡思乱想,然后他又重新坐了下来,目光向右转了将近45度,脸上露出笑容。很好看的笑。
然后她被一件白色的衣服挡住了视线。那件白色的名牌服饰,修长的轮廓背影。
她又开始感到晕眩。